欢迎来到 - 朋朋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美文 >

回不了的昨日

时间:2013-07-20 18:14 点击:
(一) 中学时期初读三毛的文章,就深深地爱上了,内心深深的触动无言可喻。每拜读她的作品,这种内心的深触总伴随而来。这种内心的深触,每每混乱了自己,恍惚着前生今世的言说---目注灵魂脱离开躯体缓缓升起,直直坠入撒哈拉之心!这种直直深入的感触至今

(一)

中学时期初读三毛的文章,就深深地爱上了,内心深深的触动无言可喻。每拜读她的作品,这种内心的深触总伴随而来。这种内心的深触,每每混乱了自己,恍惚着前生今世的言说---目注灵魂脱离开躯体缓缓升起,直直坠入撒哈拉之心!这种直直深入的感触至今存在。

《红楼梦》一书是三毛一生的最爱。记得三毛曾说过,《红楼梦》一书是她一生一世要读的书。由此可见,《红楼梦》一书在她心里的文学评价是极其高的。但我更愿相信她本人灵魂与此书某些的共鸣。她也极喜爱加西亚。马尔克斯的作品。马尔克斯书写的文字中隐约显现的悲天悯人情怀,竟是把两颗心连了起来。三毛把马尔克斯着的《百年孤独》与《红楼梦》并列,可见她对马尔克斯作品的欣赏及对马尔克斯的喜爱。

我是在中学时期初读三毛的文章,开始接触初读《红楼梦》。

记得那时,父亲也喜爱闲暇无事拿本书看看的。因而时常见屋外的石凳坐这父亲微屈的身影。每到开饭时间,要响响的叫上几声才回过神来。也就因为父亲喜爱看书,因此家里的阁楼上也是有很多的杂杂的书堆积着。这为我今后的喜好提供了最初的渠道。母亲是不爱看书,也没空余时间去看。每次看见她的身影,更多是在厨房忙碌着。父亲看书她总也看不习惯去。耳朵里时常有母亲的唠叨:看书看书,只知道看书,这么大年纪了,难道还想去考上大学啊。那时,我和姐姐除了可以看学校发的功课书和一些作文选集之类的外,母亲是不让我们看这些课外书的。她也有她的道理,认为那些小说描写的情情爱爱,看了会移坏了性情,就没心思读正经的书了。那时我母亲认为除了学校分发的与学业有关的功课书外,那些描写男女的情情爱爱的书,都是属于不正经的书,不是我那个的年纪该读的书。母亲这样的观点,在后来我们都步入社会自食其力后,也没言语了。

回忆那时,尽管母亲不让看。我总是有着各种的法子偷偷地看——在家做功课时就把小说压在功课书下看——学校上课时也把小说放在裙子里看。看的书很杂杂的,什么书都看:如国内的《激流三部曲》《岳飞传》《杨家将》《康熙大帝》《水浒传》《三国演义》《唐史演义》《三侠五义》《红楼梦》还有琼瑶写的一些言情小说等;国外小说《飘》《白与黑》《悲惨的世界》《战争与和平》《简爱》就是那时看的。虽然当时看的一些书不能完全理解,内心也是极大的感触。还有童话的《安徒生童话作品》《格林童话》《金刚葫芦娃》这些也都是看的。那时我身上没钱。记得母亲也从未给过我们零花钱,也就没钱去买书或是租书看。托父亲的福——这些书都来自父亲阁楼的书堆,无需花一钱。

后来又迷上了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,阁楼没有的书就拿有的去跟同学交换着看。看好了在交换回来。那是段匆忙又欢乐的时光。书本上的人。物带给我内心极大的满足与快乐。这种心灵上的满满感应是别物无法转移的。

乐极生悲。记得有常话: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。因此,我也有过两次上课偷看被老师抓住给没收书本的记录。记得当时被没收的两本书都是古龙着的武侠小说《天涯明月刀》和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。还是跟同学交换来的,是同学的书。回想当时的那个急啊,急的眼泪都出来了,偏偏又说不得的不敢说。这事就一直搁在心里难受着牵挂着盼望着。直到学期结束,老师把书还给我,提着的心才放下来。现在回想下当时不敢跟老师要回书原因——担忧着老师会不会去告诉我了母亲。哪里还敢去要书,祈盼着老师不说就很感激了。

(二)

回忆少年时光是美好的。但忆起少年时期的梦想却是残酷的。每一个年少的梦都是美丽的,理想的,纯粹的,却也是脱离现实的。脱离了现实的理想,所以才叫梦想,一个懵懂少年的伟大的美梦。

既然是梦,那么梦最终会有梦醒的时日。到了梦醒时分,若能美梦成真,那真是穷书生榜上中状元,人生一大极乐事。只见摇头跺脚拍手感叹:人生至此,夫复何求,夫复何求啊!而美梦真能成真么?有,你又能说出几鈡呢?现实中,往往要人们去接受的是随着美梦的惊醒而伴随着来的清晰认识,是那极其冰冷无情的残酷。接受事实,承受打击,这是就你人生跨步旅程中最初的坎坷,亦是最初的磨练。

忆当年,迈着沉重脚步出了学校的大门。告别了懵懂的做梦时代。告别了一张张几载同窗可亲可爱的脸孔。心怀着一腔热情,义无反顾地奔进那一片花花绿绿的人海。

今日,再次站回原点。展现眼前的是——春天又来,花儿又开,人又相逢,学院的大门再度重开。几年的离别,再度重逢,大家都表现出极度高昂的兴奋情绪。在一片喧哗的热闹中,热情的拥抱,刨根问底的关怀,显得是那么的不自然。“我老公是某某某公司的老板。”“我先生现在是市局里担任某某要职了”“哇,你的包包真好看,很贵吧”“是的,这是我老公上周从国外带来的LV,是限量版的。”“你的衣服真好看,哪儿买的”“这是Prada的”——高分贝的声音传入耳膜。默默地扫过一张张神情自得装扮的珠光宝气的脸。这是我曾经的年少的伙伴么?我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着。却是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份纯净的心怀。感到胃在抽搐,疼痛如丝生长。我想去微笑的脸,却做不出来。脑海里兀然响起崔颢的《黄鹤楼》来:

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

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

胃抽搐的更为猛烈,疼痛阵阵袭来。我强忍住泪站起,带着歉意先行告别。穿过曾经是黄泥铺地而今绿茵一片的操场,大步离开了校园。一陈凉风吹过,伸手拢紧外衣,也拢住了千丝缕缕的哀愁----似对曾经逝去的时光,似对往昔可爱的笑容,又似对今日的相逢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