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朋朋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qq日志 > 空间文字 >

播客:网络博客进入声音时代

时间:2018-05-18 15:53 点击:
播客(Podcast)源于苹果公司的MP3播放器(iPod)和广播(broadcast)的嫁接。怀揣一个MP3播放器,无论想说什么都录下来,在电脑中编辑好之后传到网络上,你就是这播客中的一员了。 今年7月,国外传统媒体包括ABC、维亚康姆、ESPN、《新闻周刊》等大鳄,纷纷为一

  播客(Podcast)源于苹果公司的MP3播放器(iPod)和广播(broadcast)的嫁接。怀揣一个MP3播放器,无论想说什么都录下来,在电脑中编辑好之后传到网络上,你就是这播客中的一员了。

  今年7月,国外传统媒体包括ABC、维亚康姆、ESPN、《新闻周刊》等大鳄,纷纷为一种叫“播客”的服务开疆辟土,作为MP3播放器领导厂商的苹果公司也迫不及待地在其新版i

播客:网络博客进入声音时代

播客:网络博客进入声音时代

Tunes上内置了播客功能,方便用户把播客内容下载到自己的iPod上收听——经过2004年的高度繁荣,博客成为最大众最开放的个人表达平台。当文字符号不能充分展示自己时,声音就被引入网络空间,让展示者在网络上开口说话的播客就开始崭露头角了。2005年以来,播客已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炙手可热的网络音频传播媒介。

  在中国,自今年四五月份博客网的播客频道开通,播客天下、反波个人播客点击率一路上扬,已经吸引了众多的网络运营商和电信运营商的关注。目前,播客正成为网络世界赶搭新锐的下一班地铁。

  播客先行者——平客与飞猪

  【反波正传】

  播客是什么?

  今年8月,中国最著名的播客平客和飞猪要干的事很多:首先,他俩都要把家从天津搬到北京,包括把整个电台的设备通通搬过来;第二,平客正式开始在《时代人物周刊》的传媒工作,而飞猪开始在《经济观察报》做实习记者;第三,向每一个讨要许巍演唱会票的朋友说“不”。平客曾经做过许巍的经纪人,他也喜欢许巍,因此最新的两期播客节目里,都是关于许巍的片断,吸引了一大批许巍迷。那些点击和下载播客的读者或听众,每天都给这个网页留下上百条留言,甚至更多。

  然而,反波()的趣味并不仅仅在于此。两位创始人的口号是“我们口沫横飞说音乐、心领神会说传媒、百无禁忌说段子,我们只说彼此听得懂的真心话……”一个37岁“形容枯槁”的光头佬平客,和一个21岁的帅哥飞猪,组成了自称“天作之合”的一对,自今年5月1日起,他们创建了一个叫反波的播客频道。凤凰卫视的梁文道最近在《网罗天下》的节目里,说反波是中国目前最好的播客。这样的评价让这两人很高兴:平客还特意把这一片断录了下来。平客宣称,反波的“反”,就是要反对传统电波里的一切陈规陋习。这个节目主要由单口相声般的“听平客讲段子”、谈传媒的“超级脱口秀”和说音乐的“口水Song”三大板块构成,而且,图、文、声并茂。目前,反波的节目内容主要为娱乐和社会新闻及媒体评点,视角独特、想像力丰富、诠释方式独特,被收列进众多知道分子的收藏夹里。

  得益于多年的电台工作经验和热爱,平客断断续续购置了非常专业的广播电台的全套设备,投入了七八万元,不仅有数码录音、昂贵的专业麦克风,还有CD、MD等一系列外接设备,在家里设置成一个完整的录音室。平客强调,“因为我是专业出身,在这方面比较苛刻。其实播客可以有很多种方式。”

  除了先期投入以外,平客和飞猪做这个反波节目最耗费的就是时间和精力。刚开始,要让听众听到10分钟录音,幕后他俩就需要捣鼓5-6个小时,即使现在,每10分钟节目也需要3-4个小时准备和录制。其实,平客与飞猪在做这个播客之前,都已是网络上知名的博客了。平客的博客“声色犬马平客的虚无笔记”去年获得“德国之声”全球博客大赛中文银奖,他早年曾给英国BBC电台中文部当过流行音乐特约记者,做过电台、电视台、平面媒体,也担任过田震、许巍等歌手的唱片企划,目前还是各大媒体的专栏作家和乐评人;飞猪目前还是南开大学金融系大三学生,玩摄影、玩计算机,高度关注传媒,拍的DV《无处不在》还拿下了英特尔2004年度中国数字盛典业余区影像组DIGGI大奖,他的博客也早就闻名遐迩。这两个人,从周一到周五都在赶着做节目。“做播客基本是下半夜开始,”平客非常无奈。平客和飞猪通过msn在线工作,“往往从12点正式开始做,经常一做做到早晨6点,前几天我们竟然一抬眼都9点了。”这两人经常发誓,“明天一定要赶在太阳前面睡觉”,可是从来都很难实现。

  两人的分工里,飞猪更偏重幕后。飞猪把反波定位在15-35岁乐于接受新鲜事物的网民身上。他认为谁都能制作。“其实podcast 最早不就是用iPod做出来的嘛,接个麦克风上街随便录,说话、发感想就ok啊——比如说宿舍里录一段卧谈会,也很好听。”

  在听反波的时候,你会留意到大量过去的革命歌曲、大量外国电台的瞬间片断、甚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片头,会忽然出现在一个新锐的网络世界里,效果吊诡而夸张。这得益于平客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干了17年的电台经验。很多采样都是他当时闲着的时候录下来的。当然,平客也小心限制自己对音乐和声音的直接使用,生怕涉及版权问题。“虽然现在很多传统电台对版权的使用尚不用付费,包括音乐。”

  除了节节攀升的点击率以外,可以证明反波影响力的还有一个事例。平客在节目中,点名批评了《三联生活周刊》里一篇文章与《时代》周刊的封面故事如出一辙,并调侃说杂志应改名《三联生活译刊》,因为那篇文章属于翻译,而不是原创。经过一番“争鸣”之后,很快就看到以后的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不再直接翻译,而是在编译中加入了自己的思想,并且很注意标明引文出处。“我觉得很欣慰,觉得我们的‘反波’产生了传媒应有的影响力。”

  平客和飞猪也对节目的未来有过一些新形式的探讨和设想,考虑加入听众互动环节,并给一些既有节目设立新环节,比如说每周固定出一个时段,打开skype,听众随时打进来提问,他们回答,录下来,然后放在节目里:不过,这些计划都尚未成型。

  【反波前传】

  一个播客的诞生

  在5月1日正式开播的那天,反波一天就达到了15000的点击率,这是非常罕见的。

  平客名叫姜宏,飞猪名叫林嘉澍,不过,大家只在乎他们的网名,这两人是通过博客认识的。去年平客给一家报纸编版,注意到版面上有一个博客展,飞猪在上面推荐自己的博客。平客一看,“这孩子的博客非常踏实,80后的一代人像他那么靠谱的不多,我就留意了。”今年初两人互相加了MSN,后来在一次给网络做策划的时候见了面。之后,老大不小的平客就常常跟飞猪的同学朋友一起混。一次,平客在南开大学的湖边,用天津话读了一段毛尖的影评,效果非常夸张搞笑。在场的飞猪就用手机录了下来,嚷嚷:“就叫‘听平客讲段子’吧。你有没有胆量把这段话放在网上?”“我当然敢了,网络本来就是一个自由的玩艺儿,为什么不敢放?就是这句话提醒了我。”平客说。这一段叙述,被他们描述成一个具有历史性的时刻。一直对科技发展和媒体发展非常关注的飞猪告诉平客,西方有一种叫做“podcast”的播客。这让平客心动不已。两人后来在咖啡馆里进行了很多沟通,最终产生了做一个自己的播客的想法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