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朋朋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日志 > 情感美文 >

[书评]读东西散文集《挽留即将消失的情感》

时间:2018-04-15 08:57 点击:
记忆,或火中取栗的写作艺术 ——读东西散文集《挽留即将消失的情感》 有人说,作家甚至有可能是所有的艺术家,都会被他们早年生活中某些非常鲜活的记忆所困扰

  记忆,或火中取栗的写作艺术

——读东西散文集《挽留即将消失的情感》

  有人说,作家甚至有可能是所有的艺术家,都会被他们早年生活中某些非常鲜活的记忆所困扰或追逐。那么,他可能想尽力逃避这种记忆,把自己的写作变成一门遗忘的艺术,就像一个下过田的农民想洗掉沾在裤脚上的泥巴,以便让自己站在大街上时,不会因那不堪回首的印迹而不安。但写作同时是一门记忆的艺术,遗忘本身就是选择,选择认为值得记忆的东西。从这个角度,读者阅读小说家东西的散文——这些散文大都收入散文集《挽留即将消失的情感》中——一定会获得某种特别的感受。如果说他那些风格奇诡的小说展示了不凡的想像力的话,这些散文或许可视为一种记忆的炼金术,他把自己记忆中一些特别有意思的部分,分解成一个个词句,重新组织成场景、情节,熔铸成可供读者玩味的篇章。

  但我更愿意将这些散文或其中的大部分,视为一种火中取栗的写作艺术,因为这些文字固然不乏想象和虚构的成分,但大都是真实人物,真实事件,或被认为是表达真实想法,而写真实的东西是一件极其困难的工作。东西用他高超的艺术手腕,将自己的技艺发挥到某种极致。比如说《我们村里的实物税》,写的是三十多年前生产队社员们“上交猪”和交公粮余粮的事情。这事情虽然已过去三十多年,但仍存活在农民们及我们这样的农村孩子的心中,东西自己就写过小说《雨天的粮食》,反映当时农民的辛苦与收粮干部的霸道。对照小说,散文更是别有意味。小说中,官员是利用职权谋取私利,农民们则是想方设法要通过验收。可在散文里,读者看到的是,粮站所长故意刁难农民变成了特别“负责任”,送公粮的艰苦历程也变了,“好像去相亲似的满脸喜悦”,“一路欢声笑语”。原先交粮后担忧生计无着的心情,也就变成了对国家有所贡献后的“踏实”。这种变化不能从发现“历史真相”去解释,而要从现实中去寻找。现在村里通了公路,通了电,有了自来水,还不用交公粮了。农民们高兴不起来,不交公粮后,农民们感觉失去责任,失去了和组织的联系,暗藏着被抛弃的感觉。作者常常使用反讽的语调,并不明确表示自己的真实想法,更增添了语义的复杂性。

  今天,我们这些城市人生活在一个个瞬间里,这些瞬间被统称为现在。也许我们会想象未来,如能有更多的物质,能满足更多的欲望,但对过去,往往没有时间去回顾,更别说梳理了。可能只有在梦里,我们才会回到故乡,被故乡、故人、故事缠扰,醒来心绪不宁。东西也曾经被故乡困扰,童年时的恐惧,父亲的阴影,劳作的艰辛,长久的贫困,亲人纷纷辞世带来的伤痛,都化为缕缕情思,形诸笔墨。这一切都在《故乡,您终于代替了我的母亲》一文中得到了净化和升华。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,虽然埋在故乡的泥土里,却在一个个方块字中复活了,让读者随着文章的描述,体会到作者的情感起伏。

  对东西那些不乏调侃与幽默的自我写照和描写朋友的篇章,读者可能会觉得我用“火中取栗”来形容有点过了,不过我倒认为这样形容东西的写作艺术才真是贴切,而不仅是对他的夸奖。那些“传主”都生活在作者周围,大都是好朋友,或有利害关系的人,要写好这种文章没有高超的技艺,或者说,没有“火中取栗”的勇气,那是办不到的。你完全正面实写,可能讨好了一些人,也可能会得罪另一些人,完全用虚写或侧面描写,弄不好就走向假大空或油滑。其间分寸拿捏,并不比枪手远距离击中靶心或演员表演高空走钢丝容易。好在东西久经磨炼,既准确地捕捉到了自己和其他人的特点,又避免了虚夸与巧饰。就我所熟悉的常哥和凡一平等人来说,读到东西的描述时都会会心一笑,也觉得其文字非常鲜活,与所写内容配合得丝丝入扣。

  如果说小说的最高境界是让读者震惊,那么散文要做的可能就是让人感动。东西那些怀人思乡的篇什,通过一个个活生生的场景,让读者的心肠变软、情感变丰富,确乎达到了“挽留即将消失的情感”的效果。而那些谈艺论文的文字,也是切身体验,启人神思,是阅读这本散文集的额外收获。(张柱林)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