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朋朋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诗歌 >

图文:诗歌使生命新鲜

时间:2018-03-14 16:17 点击:
6文艺评论2017.6.4星期日 图文:诗歌使生命新鲜 ——诗人吴小林印象 湖北日报讯图为:果熟来禽(国画)汤立作 □荣光启 文学写作首先是个人性的,“我”有需要,才去写。写作是一种必须,是创造的冲动,是生活中最严肃的部分。我特别佩服这些没有文学之外

6 文艺评论 2017.6.4 星期日

图文诗歌使生命新鲜

——诗人吴小林印象

图文:诗歌使生命新鲜

    湖北日报讯 图为:果熟来禽(国画)汤立 作

    □ 荣光启

    文学写作首先是个人性的,“我”有需要,才去写。写作是一种必须,是创造的冲动,是生活中最严肃的部分。我特别佩服这些没有文学之外的目标的写作者。吴小林长期从事的工作看起来与诗歌一点关系没有,但写诗却使他保持了个人对生活的热情和对生命的敬畏,他时刻记录自己的思想、灵感与才情,他用诗歌留下了自己的人生轨迹,在诗歌写作中持守了人应当有的高洁品性和高贵形象。
    可能是职业岗位的原因,吴小林的诗有一种忧患意识,他对当下的人之境况充满忧思,这种忧思在诗歌中成为有意味的想象:“我有一枚印章/经常盖在书的脸上/彰显主仆的印象//桃花、杨柳是春天盖下的印章/荷花、百合花是夏天盖下的印章/大雁南飞是秋天的印章/纷纷的飘雪是冬天的印章//一栋栋建筑是盖在城市的印章/盖的人多了/变成了城市/盖的越多,城市越大//天坛是北京的印章/黄鹤楼是武汉的印章/东方明珠塔是上海的印章/雷峰塔是杭州的印章//印章是一种权属/中国梦是中华民族当代的印章……”(《印章》,2014年12月24日)。“印章”是这首诗的核心意象,前面所有的“印章”都很平常,但到后面的落脚,意蕴隽永。
    这种忧患意识在吴小林的诗歌里更多的时候是一种抽象的、更深广的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忧思。“站在思想海洋的岸边/风儿把我撕成碎片/撒向了海面/鱼儿衔着一块块碎片/把我拼好放在了平静的海面/同在水面/鱼儿欢快成一堆、一堆/我的影儿/在那里寂寞垂泪/思考着/人类怎么样才能永远充满欢笑/永远没有苦难和泪水”(《孤独》,2014年12月5日)。现代人常常在一种无家可归的精神困境中,面对人的颓败和世界的日趋败坏,常常在找不到答案的无边漂泊之中,“孤独”似乎是一种宿命。
    “最早看见的是漫无边际的草原和大海/后来见到的是浩瀚的宇宙/最后看见的是/人类的思想/还有腐败/后悔/囚”(《边际》,2014年6月13日)。这里的“腐败”似乎是与当前形势有关,但更大的指向是人之命运,人自身的堕落,人被囚禁在自己造成的网罗之中。我们常常看到吴小林对人类的生命状况并不满意,他的言语里常有批判意识。“一对青花瓷碗/可能从明清时一路走来/也可能从民国时漫步过来//一天/一只碗突然死亡/再过一天/另一只碗突然以同样的方式死亡/无论是/他眷念她/还是她眷念他//爱的漫长/爱的浓烈/爱的壮观/足以让人类汗颜”(《夫妻碗》,2015年8月20日)。他似乎在问人类,那称为“爱情”的东西,它还在吗?
    吴小林对自己的诗歌有明确的分类,哲理诗、抒情诗和叙事诗。他的抒情诗有的相当有味道,读来意味隽永。《一首凋谢的诗》(1990年5月6日):“久久地等/你迟迟不来/当蓓蕾偷偷绽放的时候/可我从梦中未醒来/才知道一首清丽的诗/随花瓣落下/妆扮了大地/痛苦了我的心”。这首诗道出了一个写作的人对灵感的盼望、如何更好地表达自己的那种困难。《你》(2012年1月3日):“在春风得意的时候/你,站在树端上轻舞/多少人站在树下/踮起脚,仰着脖子,伸长手/都想抓住你/你微笑,你妩媚……/一个一个失望离去/唯有一个人/在树下静静等待/等待/直到冬天来临/你从天上飘然落下/他轻轻捧起你/藏在了怀里/……”这首诗有意思的地方是:读者不能确定这里的“你”是指雪花还是什么,给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。诗歌不能道尽一切,诗歌文本应当是一种中介:作者的私人化的言说,借着意象化的言辞(文本),唤醒了读者的感觉、经验与想象,让人对作者的言说产生感动、共鸣。这才是好的文学的魅力。
    当然,吴小林的诗也有明显的问题,比如有些诗歌存在散文化的倾向,很难说是很好的诗。但谁的写作没有问题呢?谁的写作不是一直“在路上”呢?我欣喜于遇到吴小林这样的写作者,他是以个人的品性在写作,比诗歌中的技艺更宝贵的是作者的心灵,这样的心灵,饥渴于生命中的美好事物,饥渴于人类文化中良善的部分,在成长的路上,他的心灵有强大的吸纳能力。我相信,他的写作会因此越来越让人满意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